?

不到半年涌入30億元 三問資本扎堆共享單車為哪般

來源:網絡  作者: 騰訊企業郵箱  點擊: 次  時間: 2017-03-26 16:25

   

見習記者 卓泳

  “赤橙黃綠青藍紫,誰持彩練當空舞?”近半年來,五彩繽紛的共享單車成為各大城市街頭的一道亮麗風景線。就在春節前,摩拜宣布與富士康達成戰略合作,使其獨享500萬量級產能。而去年年底,小米生態鏈企業騎記推出了旗下共享單車品牌——“小白單車”,首批單車將陸續在廣州、廈門、深圳、蘇州等城市投放,規模約為2萬輛,給當下的共享單車添一色。在安卓和蘋果的應用商店里,摩拜和ofo的APP下載量也是你追我趕,各有勝負。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市場上已經有近10家共享單車品牌,這條賽道已經在不到半年的時間里涌入了近30億元的風險投資,投資機構也近30家。在資本漸趨冷靜的狀態下,共享單車殺出重圍成為下半場的競爭主題,這一概念所引發的繁花似錦,是在資本和創業市場急需信心情況下的一種偶然,還是城市生活“最后一公里”剛需支撐的價值驅使?風險資本究竟投向何方?

  一問:價值驅使

  還是資本造風?

  投資人:“價值在于隨處可租隨處可還”

  熊貓資本遇見摩拜時,它只有700輛車;創新工場投資摩拜時,它也只在上海一個城市布點。這些數據并不好看,但一番假設、建模、推演計算之后,摩拜讓投資團隊都興奮起來了。“共享單車本身不是新東西,在以前就是一門很好的生意,但政府設置的有樁自行車無法隨借隨還且規模化管理,而共享單車通過移動支付和物聯網把這些單車管理起來了,此前的問題就迎刃而解了。”跟進了數輪投資的創新工場投資經理孫培麟說。

  與色彩紛呈的共享單車相比,前一兩年政府在各區投入的有樁租賃自行車顯得相形見絀,倘若政府對這些存量車進行改革,讓其從“沉睡”中醒來,是否意味著對現有的共享單車造成壓力?在孫培麟看來,二者的共存并不矛盾,“政府當初投放租賃式單車的目的就是在于緩解交通壓力和解決短途出行問題,這與共享單車的意圖是一致的,差別在于政府的有樁單車使用不便且難以有效管理,而共享單車可以被規模化管理”。

  共享單車投放半年來出現的種種亂象還把市民對共享單車存在價值的質疑推向風口浪尖。作為一名對此事篤定的投資人,孫培麟卻認為:“任何新事物的出現都不是完美的,用戶使用場景很多元,難免帶來各種問題。但運營商乃至政府可以引導用戶合理使用和擺放,比如強制規定有些地方不能停放,也可以用軟件來管理停放地點。”熊貓資本方面表示,市民有多少短途交通需求這個市場就有多大,此外,好的產品疊加好的規則就會激發社會大眾產生向上的化學反應。

  二問:盈利不明

  如何押寶未來?

  投資人:“當下無需考慮盈利只需合理管理和擴張”

  有沒有獲得融資,和能不能短期賺錢,通常是兩碼事。根據摩拜方面公布的數據,為了向用戶提供“不會鬧脾氣、不會掉鏈子、不會罷工”的單車,摩拜單車的造價為每部3000元。創始團隊設定的車輛生命周期為4年,期間不需要任何設備維護成本。同時,用戶使用摩拜單車采用分段計費方式,半小時1元。根據以上兩個數據計算,如果一輛單車平均每天被使用2次(每次半小時計),那么需要4年時間才能勉強回本,這不是一筆可觀的財務賬。

  事實上,每每遇到盈利問題,摩拜CEO王曉峰總是會一如往常地簡單回復:“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賺錢,多給我們點時間,盈利模式自然會有,至少現在沒找到。”不知道怎么盈利或者還未能盈利并不是摩拜一家的問題,而是全世界租賃式公共自行車的“通病”。據公開資料,紐約公共自行車依靠花旗銀行的贊助每年仍然虧損數百萬美元,中國杭州公共自行車在當地極受歡迎,杭州市政府用8年時間,投入了3000多個停車點、8萬多輛車,補貼了數億元,2015年才接近盈虧平衡點。

  然而,對于投資人來說,是否能盈利似乎不是其當下考慮的問題。“共享單車目前的狀態是無法盈利的,也沒有必要追求盈利,今天要解決的是如何合理地運營管理和擴張規模的問題。”孫培麟說,項目的盈利和投資回報是不能直接掛鉤的。

  此外,許多投資人心里或許還有另一個算盤,“租車押金帶來的現金流和資金沉淀可以賺錢”、“車身廣告和APP廣告能掙錢”、“平臺沉淀的大數據可以賺錢”,孫培麟也坦言,“未來的想象空間很大”。

  三問:未來“百花齊放”

  還是兼并重組?

  投資人:“各方理念不兼容無法合并”

 無疑,當下各家的擴張都是用資本堆積起來的,倘若單車數量和用戶使用頻次出現飽和,相持不下去對品牌方和資本方都會造成資源浪費,許多人就此猜疑這些品牌終歸會再次上演“滴滴和快的”的故事。

  然而,投資人并不這樣認為。熊貓資本方面表示,投資人喜歡同時投資市場第一、第二是很正常的現象,但就目前來看,至少摩拜和ofo走得是完全不同的商業模式,不能混為一談,也沒有合并的基礎。孫培麟也認為,這個市場不太可能出現并購,“摩拜和ofo是兩套技術方案和思維方式,理念也不兼容,而且這是一個開放的市場,封頂空間還很大,只要做好產品和供應鏈的控制,就有很大的競爭優勢。”在他看來,滴滴和快的之所以能夠合并,是因為他們共享一個司機群體,這個共同的群體是他們合并的基礎,而目前各家共享單車在產品供給上都沒有太多共性。

  而元璟資本合伙人劉毅然則認為,像小鳴、優拜這些后來者,它們在特色市場可能還有機會,但是很難與領跑者競爭。在很多特殊場景上,它們有供應鏈的優勢,但是單車出行的模式,最根本的是資本和規模的因素,一個隊伍能率先跑出密度和市場優勢,它后續的供應鏈成本會小很多。

 

如果喜歡這篇文章,您可以分享到: 

?
天天向上(北京)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熱線電話:400-008-9986 備案號:京ICP備17074067號-3
ENGLISH | BIG5 | WAP | 舊版 | 騰訊企業郵箱 | qq企業郵箱 聯系我們
广东11选5走势图